”李朝晖实在心里也没底

2016-12-26 22:48

  “跟你约见面的女网友走了,你见不到了她了,她的父亲会来接她。”面对忽然呈现的民警,阿水一下子懵了。

  与此同时,峨眉山景区公循分局黄湾乡派出所民警也在接警后做好了安排工作。

  由于阿水跟小伟最开端就是抉择跳崖,所以他和李朝晖商定,双方在双流机场会晤,而后一起去峨眉山跳崖。

  “能救一个是一个。”眼看胜利期近,李朝晖一边稳住对方,一边联系了成都商报记者,盼望成都商报记者帮忙报警,在峨眉山及时拦下筹备轻生的阿水。

  这个进程,其实对李朝晖极度煎熬,他一边焦急本人的儿子身在何方,一边还以女网友的身份去抢救别人的儿子,并且每句话都胆大妄为,恐怕一不警惕露出漏洞来。

  20日下战书2点半,是阿水约定到成都的时光。不外,从早上11点始终到下昼3点半,阿水都没回QQ新闻,这让李朝晖又缓和起来,“会不会他发明了什么?”

  “他会不会真的到峨眉山来?”李朝晖实在心里也没底,他只能通过QQ与其接洽,并随时将进展告知警方。期间,阿水几回问李朝晖手机号码,都被敷衍了。

  20日下午5点40分左右,黄湾乡派出所副所长袁兆伟带着一名协警,身着便衣在双方约定的客栈守候,阿水在QQ上描写了自己的穿着特点,李朝晖赶快转述给了等待的民警。

  李朝晖悬着的心,终于略微稳住了。

  好在下午些时候,阿水终于回复了信息:手机信号不好,他已经达到双流机场,将乘坐动车到峨眉山。